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宝马车里的姐弟三人
宝马车里的姐弟三人

宝马车里的姐弟三人

姐弟三人坐进了宝马新车,还没等姐弟扣好安全带,李碧钰己点火起动,挂档、松手刹,踏油门、松离合……整套动作干净利索、一气呵成,全无半分拖泥带水。

  李智豪由衷赞叹说:”二姐好酷,车技更辣!“戴着遮阳墨镜的李碧钰对弟弟嫣然一笑。”真的吗?“”当然是真的!“

  弟弟的赞美令李碧玉心花怒放,咯咯笑道:”我现在驾驶的宝马V型跑车动力澎湃,从0提速至100千米,不用5秒,爽得很,怎样?要不要二姐试给你看?“

  李智豪拍手叫好,李碧雅却吓了个半死。李碧钰本来就是一个好胜的人,如今再让李智豪一吹一捧,更加的忘乎所以。李碧雅担心这个冲动的冒失鬼,高兴起来,什么惊险特技都做得出来。

  于是急忙阻止说:”智豪不懂事,还情有可原,小钰你今年都不小了,怎么还象小孩子一样冲动?你的技术很好吗?学人飞车,不要忘了你还只是个刚过关的新丁,让差人测到你超速,可够你头疼的。“李碧钰想不到反驳理由,只好拿弟弟出气,嗔道:”什么年纪不小了?我今年才十九岁,很老吗?智豪也十七了,还不懂事?大姐你的偏帮也太离谱了。“李智豪对二姐的嘲讽不以为许,相反把矛头指向偏帮他的大姐。只见他嘻嘻笑道:”大姐你有没有搞错?我还小吗?真是睁眼说瞎话。“李碧雅不知弟弟话中有话,反问道:”我有说错吗?“李智豪盯着大姐急促起伏的胸口,嘻嘿淫笑:”当然错啦,我的宝贝长度将近30公分,大姐还说小,你也太贪心了!“

  李碧钰听了,乐得哈哈大笑:”说得好,哈哈,说得好,智豪,二姐真的服你了,哈哈,哈哈!

  李碧雅想不到弟弟竟然把话题扯到那方面去,不觉娇红面额,捶打着弟弟,嗔道:“你这大色鬼,在胡说什么呀。”

  李智豪搂住大姐柔软的身体,亲昵道:“这样才是嘛,大姐你又不是很大,平常说话总是老气横秋,没半点朝气,就象一个进入更年期女人似的,长期下去不烦死也闷死。”

  李碧雅偎依弟弟,柔情似水地说:“智豪你真坏,怎能这样说你大姐呢?”

  美女在怀,李智豪不是柳下惠,当然免不了趁机上下其手。

  李碧雅受庠不过,喘息急促地娇笑起来。

  正在开车的李碧钰透过后视镜,看到两人打情骂悄,不觉醋意大升,酸溜溜的说:“要打情骂悄就下车到别处去,不要在这里怨气现眼。”

  李碧雅搂住压在自己身上的弟弟,咯咯娇笑:“唉哟哟,怎么忽然闻到一股醋味的?唔!好酸好酸呀!”

  李智豪凑趣道:“是吗?是吗?哪里打翻了醋坛子?唔……对、对、好酸好酸,好香好香!”

  李碧雅哈哈大笑:“傻小子,那股酸味可是你二姐身上散发出来的呀!要是感觉香甜,那可要多闻一点喽。”

  李智豪从后排凑向正在驾驶的二姐,鼻子象猎狗一样不住耸动,叫道:“哪里?哪里?酸味出自哪里?”

  李碧钰的后颈被弟弟呼出的热气,烘得酥酥麻麻,浑身难受的她不停扭摆着颈脖,娇笑道:“哈哈、哈哈,臭小子你干嘛?你干嘛?住手,快住手!哈哈,别吹、别吹,痒,痒死了,哈哈,哈哈!”

  李智豪玩得兴起,才不管你是否难受。只见他伸出舌头,舔起二姐的耳朵。

  李碧钰哪受得了这份刺激,弟弟呼出的热气和舌头撩拔的酥庠令她浑身冒起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神态开始变得迷乱,把握的方向盘也无规则地左右摇摆起来。

  看到妹妹把车子开得蛇走8字,李碧雅吓得胆汁倒流,用力拉开还在戏乐的弟弟,严肃地说:“智豪快停手,你这样子会影响小钰开车的,看你把她弄成什么样子?把车开成这样多危险,大姐不反对你们玩,但也该有个分寸啊。”

  李碧钰摆脱掉弟弟的纠缠,松了口气,骂道:“混小子,胆敢戏弄本小姐?

  等会儿一定抽你的筋,剥你的皮,方泄我心头之恨。”

  李碧雅嗔道:“车没开好就找籍口,还是开好你的车吧。”

  李碧钰鼓气说:“大姐你有没有搞错?为什么总是偏帮智豪跟我作对?”

  李智豪嘻笑道:“对呀!大姐就是偏帮我跟你作对,怎样,你不服气吗?”

  李碧钰气得无话可说,就在这时一对情侣横穿马路。看到情侣恩爱的模样,李碧钰更是心中嫉妒,于是老远就狠按喇叭,刺耳的声音,把情侣吓了一跳,赶紧退回全安岛,但风弛电掣的跑车还是从他们旁边擦身而过。

  气得男的用粤语对着绝尘而去的跑车大骂起来,“丢你老母,你条死仆街!

  有部烂鬼跑车大晒啊!”

  透过后视镜,看到情侣还在指手划脚的叫骂,李碧钰嘴角微翘。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李智豪惊讶道:“这样路况,还敢开这样的车速,二姐你手车(车技)好辣呀!只是惊险了点,差些收买人命。”

  李碧钰嘿嘿笑道:“不是我想收买人命,而是这对衰神找死,想跟本小姐玩嘢?这两个家伙还嫩了点。”

  李碧钰不愧为豪门小姐,做错了事还能强词夺理,这只能说,在这位千金小姐的人生字典里,还没有“讲理”二字。

  李碧雅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没有丝毫反应,她只是呆呆地看着弟弟出神,她知道自己今生今世,已无法摆脱这个英俊男人的感情纠缠,她相信这是命,也乐于接受,但唯一遗憾的是……

  她感觉心烦意乱,心想:“如果智豪不是自已的胞弟,能嫁给他,那该是一件多开心的事啊!只可惜天意弄人,有情人难成眷属。”

  李碧钰透过后视镜看到大姐如痴如醉的样子,心灵相通的她己知大姐心意,一阵气苦,赌气的猛踩油门踏板。那辆崭新的宝马跑车,在主人的刻意提速下,如同脱镗子弹,呼啸奔驰、绝尘而去……

  ***    ***    ***    ***13点38分,李碧雅姐弟三人走出半岛酒店。

  李智豪的心情已恢复平静。李氏姐妹告诉他,母亲和李世豪的奸情,她们一早就知道。这也是她们为什么讨厌世豪的主要原因。

  听说兄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劣行径,李智豪大吃一惊。“想不到大哥竟然这样过份。”

  李碧钰冷笑道:“等你还以为他是好人,可惜你这位大哥,披了件羊皮还是头狼,这家伙想得倒美,玩腻了妈就对我和大姐动歪念,梦想来个一箭三雕,嘿嘿!天下间那有这等美事?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

  李碧雅不是一个喜欢搬弄事非的人,但说起兄长,还是忍不住心中不满。她说:“大哥也太过份了,得不到的东西就想毁掉,被我们拒绝后,竟然找到黑社会,搬来了几个叫中环五虎的丑陋家伙,说什么要帮我们‘开封”,真是岂有此理。“

  所谓”开封“就破处女膜。李氏姊妹的封是李智豪开的,自然不存在被中环五虎糟蹋的事。

  然而,听到情况危急,他仍然紧张得手心出汗,问道:”那、那?你们、你们?“

  李碧钰风目圆睁,瞪着弟弟,怒道:”那什么?你什么?你想问什么就爽快点,哼!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小子是想问我跟大姐有没有被中环五虎糟蹋对不对?你这良心被狗吃了的家伙,难道瞎了眼不成?我和大姐是不是处女,难道你小子看不出来?“

  李智豪被说得很没意思。李碧雅看不过眼,解围说:”小钰你发那么大火干什么?智豪又没有得罪你,干嘛要骂他?难道他关心我们也有错吗?你也太过份了,简直不可理喻!“

  李碧钰看到大姐又在偏帮弟弟,心中不快,于是鼓着腮帮一声不吭,李智豪却高兴得眉开眼笑、手舞足蹈。

  ”吃完饭没事干,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好呢?“李智豪看着大姐高耸耸的胸口,不怀好意地说。

  李碧雅笑问:”你想做什么?“

  李碧钰啐道:”大姐你不是明知故问吗?你看他色迷迷的样子还会有什么好事?这小子一定是在公司看到李世豪跟妈乱搞,看上火,憋了一身坏水,如今想要找咱们俩发泄一下。“

  李碧雅那有不明之理?只是怕激起弟弟的怨恨,所以才忍口不说,想不到李碧玉不分轻重,乱说一通,急忙阻止说道:”小钰别乱说,智豪只是想和我们亲热一下,跟妈和大哥有什么关系?又在胡说八道。“李碧钰看到大姐不停地眼色示意,知道她的用意,于是没再说下去。李碧雅这才温柔的问:”智豪你说去那里好呢?“

  李碧钰抢着回答:”’九龙塘‘!以前我们不是经常去吗?那里环境不错,去那里好了。“

  一想起母亲跟大哥的事李智豪就光火,还没有发作,却已被大姐打了圆场,这一来,他想发火也没气了,干脆装着不知。如今听到大姐提问,二姐又自作聪明的回答,最终于忍不住说:”不行,那里环境复杂,不好。“李碧雅点头道:”九龙塘的确是品流复杂了点,我看,就去酒店吧开一间房吧,智豪你看怎样?“

  李智豪听了还是摇头。李碧钰沉不住气了,大声说:”大姐你就别跟他兜圈了,这不好那不行,谁知道这小子想干什么?按我说,九龙塘就很不错,人员复杂又怎了?这不更方便吗?最主要的是,那里我们熟,不必象去酒店那样,怕碰着熟人误事。“

  李碧雅觉得妹妹说得有理,去酒店的确不如九龙塘好,但弟弟却说不好,这一来可犯难了,她问:”智豪你到底担心什么?“李智豪道:”今非昔比,大姐、二姐,你们以为还是从前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的李家小姐吗?从进公司那刻开始,你们就是引人注意的公众人物。如今的香港商界,谁不知道李氏姊妹花的厉害?你们也不想想,九龙塘四周有多少报馆的娱乐记者,要是让他们发现我们的行踪,大家明天等着看头条新闻吧!“李氏姐妹齐问:”什么头条新闻?“

  李智豪煞有其事的说:”头条新闻就是’李百川三儿女淫乱九龙塘‘。“李碧钰嗔道:”我和大姐曝光率高,老记认得不出奇,你是甚么?你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出现,别人怎会认得你?说什么’三儿女‘淫乱九龙塘,简直是胡说八道。“

  李碧雅摇头道:”话不能这样说,先不说智豪长相跟我们相似,别人不难看出是血缘姐弟。就算不说这些,单凭我们两姐妹和一个英俊男子出现在九龙塘,这本身就是条爆炸性新闻,如果再让老记们查出智豪的身份,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多亏智豪提醒,看来去酒店这个方法也足行不通的,得想其它办法才行。“李碧钰不悦道:”有什么办法?我看那里都不及家里安全,找不到好去处,干脆回家算了。“

  李碧雅摇头道:”不行,妈中午不见智豪,一定会四处寻找,如果我估计没错,她现在多半已在家里。再说,即使妈不在,家里佣人那么多,干那事也不方便。“说到这,李碧雅无奈地叹了口气:”想不到变成公众人物这样麻烦,连一点私人空间也没有了。“

  李智豪撅嘴道:”我不回家!“

  ”我的四少爷,现在没有人要求你回家,只是找不到去处怎办?难道在车里快活不成?…李碧钰对弟弟的固执很不满意,忍不住埋怨起来。

  “汽车、车里,郊外,山、大雾山…哈哈,我想起来了!这回不用担心没去处啦!哈哈哈哈……李智豪被二姐一言提醒,兴奋得手舞足蹈,大笑大叫。

  李碧钰啐道:”又叫又笑,你小子疯了不成?“李智豪不理会二姐的责骂,对大姐说:”咱们去大雾山顶,怎样?“李碧雅、李碧钰只道自己听错,齐问:”去大雾山?“李智豪胸有成竹的说:”对!去大雾山,那里山高、林密、草深,风景好,空气清新,更主要的是这时候不会有人,所以绝对安全。“李碧雅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李碧钰更是一脸不高兴,大声说:”你是不是有病?现在是什么天气?大冷天,让我和大姐跑到大雾山顶脱光衣服吹风?你小子犯贱是你的事,我和大姐可不陪你一起发癫。“李碧雅也觉得这个提议太过方唐。然而当她看到弟弟恳求的目光时,刚想拒绝的心即时软了下来,叹了口气,开解妹妹说:”话不能这样讲,如果说吹风,智豪不也一样吗?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大雾山我是一定去的,至于小钰,去不去你自己决定吧。“

  大姐的爽快令李智豪喜出望外。李碧钰却气得七窍生烟,不满道:”大姐你别老帮着李智豪好不好,这小子想的东西只有神经病人才能想得出来,如果我这也顺着他,那真是连我也疯了。“

  看着嗔怒皆美的二姐,李智豪越看越爱,情不自禁地搂住她的纤腰,亲亲她软滑的香腮,顽皮笑道:”二姐你不是很喜欢我这个疯子吗?“李碧钰吓得差点昏了过去,急道:”你疯了,也不看看是什么地方,搂搂抱抱成何体统,让老记们看见,又不知会写什么了。“李智豪这才放手,却张嘴吐舌的扮鬼脸。李碧钰被弟弟的赖皮逗乐,敲敲他的脑壳,笑骂道:”无赖!“李智豪真的耍起无赖来。他说:”常言道打者爱也,好舒服啊!二姐,你就多爱我几回吧。“

  李碧钰乐得哈哈大笑,引得四周路人侧目注视,不明白这几个俊男美女在搞什么明堂。李智豪张目四望,得意洋洋的说:”二姐你都看到了吧,那些人在羡慕你呢,我想你现在一定时甜到入心了,对吧二姐。“李碧钰打了弟弟一拳嗔道:”羡慕你个大色鬼,只有笨蛋才会甜到入心。“李碧雅看到两人越闹越过份,制止道:”好了,你们就别再闹了,大庭广众嘻哈打闹,小孩子似的,成为体统?时间已不早,干正事要紧,小钰熟识车子性能,你来开车,走吧智豪,我们这就去大雾山。“李智豪欢喜雀跃,连声叫好,李碧钰却撅着嘴,满脸的不高兴。

  李碧雅问:”你又怎了?“

  李碧钰晦气道:”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去那山高路悬的鬼地方,想到等会儿光着屁股吹北风的情景,什么兴趣也没了,我不想开车,心情不好,要去,大姐你自个开去。“

  李碧雅笑骂道:”懒鬼,不想开车却诸多籍口,怕你了,我来开吧。“说着接过妹妹递来的车匙。

  李智豪快步向前,一屁股坐在汽车前排副驾驶位置上。

  李碧雅奇怪地问:”你怎不坐后面陪二姐?“

  李智豪笑嘻嘻的说:”我坐在这里好了,这样可以陪着大姐你。“李碧雅微微一笑,”你以为我是路盲吗?谁要你陪。“李碧钰独自坐在后排,气鼓鼓的说:”这小子有大姐就行了,还会记得我这个二姐吗?“

  李碧雅笑了:”小气鬼,你呷什么干醋?是智豪他要坐在前面,我有什么办法?好了,别说了,坐好,我要开车啦。“

  ***    ***    ***    ***”大姐,你开那么快干嘛?咱们又不赶时间,就不能开慢一点吗?“当李碧雅将那辆深蓝宝马不断提速时,李碧钰心疼了。”山路那么崎岖,大姐还要高速爬坡,车子性能好也不能这样开呀。“李碧雅只是想试试车子性能,听妹妹这样说,于是放慢车速道:”怎了?你是担心我的技术,还是心疼你的宝马?“

  李碧钰既心疼车子亦担心大姐的技木,本来满肚子怨言,被大姐一言道破,反而不知怎说才是,当下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李智豪看着大姐急促起伏的胸脯,骤然一阵兴奋,忽起摸玩的念头。看到二姐喋喋不休的埋怨,笑道:”二姐你就体谅一下吧!大姐现在正欲火焚身,情难自控,没地方发泄,只好找你的宝马出气喽。“”胡说八道,谁象你?你小子才欲火焚身呢,这样诋毁大姐,看我打不打你屁股。“李碧雅嘴里娇嗔,眉目间却是饱含柔情。

  李碧钰嘴上不说,心里却在怀疑。”大姐为人素来稳健,象今天这样急躁从未见过,难道真象智豪所说的欲火焚身?“李碧钰越想越担心,心想撞烂车子是小事,连车带人滚下山去那才是大事。她伸首往山下看,竟看不到底,不由得一阵心寒,这么高摔下去,不死也得瘫痪一辈子。

  李智豪没有二姐那么忧虑,大姐的技术他绝对相信。看到大姐似怒非嗔的责骂,不由得心神激荡,忍不住放肆起来。

  只见他把伸手向李碧雅的胯间,用力撩开她的双腿,摸住那处暧烘烘,不断冒着热气的肉块,淫笑道:”大姐,你还好意思抵赖?也不瞧瞧自已,裤裆又滚又烫,恐怕底裤早就湿透了。“说着还趁机往上摸,摸着那对巍巍颤抖的丰乳,唧唧淫笑。”大姐你还承认了吧!你看,乳头都竖起来了,还说我胡说八道,嘿嘿……“

  这时的山路越来越陡,李碧雅需要集中精神开车,一心不能二用,自然无力抗拒弟弟的挑逗,李智豪见此更加淫兴大发,干脆上下其手摸个不停。李碧雅的情欲在弟弟的撩拨下失控,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

  看着喘息急促,媚眼生春的大姐,李碧钰醋意更盛,心想,怎么好事全让她占了,真不公平。酸溜溜的她,嗡声嗡气地说:”大姐你兴奋归兴奋,可不要得意忘形,忘了看路才好。“

  李碧雅被弟弟摸得浑身发软,粗气不断,正自苦恼,听到妹妹语带讥讽不由得大为恼火,生气道:”谁兴奋了?你不叫智豪停手还说风凉话是什么意思?你以为这样子好舒服吗?我告诉你,再不让他停手,撞烂你的宝马可别怪我。“撞烂车子李碧钰倒不心疼,她最担心的是大姐被摸得浑身酥痒,把握不住方向,连人带车滚落山去这才是最可怕的。听了大姐的话,连忙从后拉开弟弟的手骂道:”大色鬼,你到底摸够没有?还不松开你的咸猪手,难道你想我们连人带车滚下山去,来个同归于尽才开心吗?“

  ***    ***    ***    ***经过一轮急促的爬升,载着姐弟三人的开蓬宝马终于在山顶一处平坦地停了下来。目的地是在李智豪的指引下找到的,他告诉两位姐姐,这地方是他在野外宿营时无意发现的。

  李碧雅顺着弟弟指引方向望去,看到山腰处,有一大片柔软平坦的草坪,由于四周有巨石阻隔,所以不但背风,隐蔽性也好。她忍不住点头称赞道:”好地方,真不愧是一处理想的好地方。“

  李碧钰生性洁净,要她在这荒郊野岭寻欢作乐,自然是一百个不称心。只见她双眉紧皱的说:”大姐,我们真的要在这里?……难道就没有别的地方可选择吗?要不在车里也行啊,总比在这里粘一屁股草末强多了。“李智豪说:”宝马那么小,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活动空间,连手脚也伸展不开来,有什么意思?二姐你既然怕脏,那就在车里等我和大姐好了。“李碧钰不等弟弟说完便大声抗议道:”说好是三人同心,怎能扔下我一人白等?不行,我要跟着你们一起去。“

  李碧雅笑道:”死丫头,不是我拆穿你的西洋镜,你不过是怕智豪跟着我,自己吃亏罢了。“

  李碧钰让大姐说破心事,脸额一阵发烫。李智豪趁机取笑道:”二姐你还是不要跟着来好,这里蛇多,等会儿让蛇咬着屁股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李碧钰最怕的是蛇,听了这话不禁犹豫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李碧雅知道弟弟在耍弄人,嗔道:”智豪你也太过份了,明知你二姐怕蛇,还这样吓唬她,不是存心捉弄吗?“

  李智豪笑嘻嘻地说:”山野草地,有没有蛇谁也说不准,如果真是有蛇,那咬一下屁股就算是万辜了,要是一个不小心,让那东西钻进那里,这才是大件事呢。“

  李碧钰知道弟弟存心戏,不觉又气又恼,一把扭住他的耳朵骂道:”好啊!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蛇这般厉害,懂得,懂得钻那地方。“李智豪被扭得龇牙咧嘴,恨声说:”二姐,你难道真的不怕有蛇钻进你的屄里?“

  李碧钰似笑非笑地说:”如果有蛇,我第一时间就拿来塞你的嘴巴,看你还怎样的胡说八道。“

  姐弟三人说说笑笑,顺着山坡往下走,来到山腰石丛。李碧钰指着一块巨石背后的草坪说:”这里的草跟别处不同,应该经常被人滚压。不然,不可能比周围的草矮那么多。“

  李碧雅点头道:”小钰说得不错,看样子这里的确经常有人光顾。“随后担心地问:”智豪,你认为这里真的安全吗?“

  李智豪不胜其烦道:”我的好姐姐,你们怎了?我们又不是跟别人争地盘,只不过是借用一下,干嘛紧张兮兮的?再说这时候这钟点,还会有谁来,我说你们就不要研究那么多了,还是赶快脱衣服吧,干正事要紧。“李碧雅微笑不语。李碧钰却极为不满,哼道:”你想一箭双雕?“李智豪愕然问:”有何不妥?“

  李碧雅担心道:”小钰说的有理,以前是单独分开的,现在咱们姐妹一起,智豪你应付得了吗?“

  李智豪哂笑道:”大姐你这就把我看扁了,别说只是你们,就算再多两个也照样通杀。“

  李碧钰不屑道:”牛皮不用纳税,怎吹都可以。“李智豪哈哈大笑。”是真假不了,是假难成真,是否吹牛皮,等会儿便知分晓。“说着也不管姐姐们是否愿意,摁倒她们便强行解剥衣服,嘴里还不停地叫道:”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我一皇战二后的厉害!“李碧雅对弟弟向来是千依百顺,对他的蛮来倒没什么。常以顶扛为乐的李碧钰却不肯轻易顺从,只见她故意扭摆着纤腰,哈哈乐道:”嘻嘻、哈哈!你,你小子,你干什么?你这是脱衣服吗?哈哈!又来了,又来了,哈哈!别挠我,别挠我,痒、痒!哈哈,哎呀,还死命抓人家的乳房不放呢,嘻嘻,真不要脸。“李智豪正让二姐前仰后翻的夸张动作弄得无从下手,听了这话,不觉大为光火。怒道:”你发甚么花癫?我什么时候死命抓着你的乳房不放了?真是岂有此理!“

  李碧雅嫣然笑道:”智豪你也是的,明知她喜欢跟你斗嘴,你干嘛生气?“李碧钰笑得前俯后仰,嗔道:”还是我自己来吧,看你的傻样,毛手毛脚,一点也不懂得怜伤惜玉。“

  李智豪气得七窍生烟,但不敢过份反驳。因为他知道,这位二姐个性泼辣,敢爱敢恨,连大姐也让她三分,惹怒她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弄不好吃不了兜着走,那真是得不偿失不值得。

  在弟弟不住的催促下,李氏姐妹很快便脱下身上的衣服。

  看着两个不着寸丝的娇媚姐姐,李智豪嘻哈淫笑,不甘后人地剥去衣裤,然后赤条条地挤在她们中间,感觉无限快意。眼前双美,虽说是朝夕相对的胞姐,而且又有肉体之欢,但象现在这样的三人同裸挤在一起,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实在是说不出的兴奋刺激。

  他把目光转移到姐姐身上,仔细端详着她们丰滑莹脂的乳房。两相比较,大姐的乳房很大,很饱满,圆圆的乳头,有如鲜嫩的杏仁,相嵌在肉峰之上。二姐的乳房虽不及大姐的丰满,但鲜红的乳头犹如初熟的葡萄,挂于极富弹性的乳峄上,感觉别有一番韵味。

  李智豪左右开弓,一边一只的抓着姐姐们的乳房,强烈的快感自丹田涌起直冲脑门。只见他手口并用,轮番逗弄四只乳房,忙碌如同勤劳的蜜蜂。

  碧雅、碧钰姐妹年纪虽说不大,却是欲海高手,而且性感神经极其发达。因此,李智豪的手刚触及她们的敏感部位,便情不自禁的娇呼起来。

  李智豪虽然年仅十七,然而在两位姐姐的调教下,早已成为性爱老手。只见他口舔大姐丰满的乳房,手弄二姐软滑的小腹,含糊其词道:”受不了吧,等我给你们来一个更舒服刺激的。“话音未落,双手有如灵蛇,自姐姐们的胸腹往下游滑,掠过柔软的小腹,摩弄着茸毛丛生的阴阜,好久才转移到娇嫩欲滴的阴蒂上,四指成拈,一撩一拔的不捏弄。

  李碧钰耐力不及姐姐,给弟弟搅不了几下便忍不住大呼小叫起来。”哎呀,我的好弟弟,你,你就不能轻点吗?那东西,那东西就要给你扭掉啦,啊!痒,痒死哪,唔,唔,啊,啊!“

  李碧雅此时也兴奋不已,但到底年长,虽然身心俱爽,却也不会象妹妹那样张扬。听到她夸张的呼喊,笑骂道:”骚丫头,你叫什么?也不怕别人笑,你很痒是吗?那好,等会儿让智豪多插你几下,包管你骚痒尽止。“李碧钰对弟弟那付有异常人的性具再熟识不过了,那宝贝将近30公分长,婴孩手臂般粗壮,若让它没头没脑的狂抽乱插,就算不被弄死也不比死好受。李碧玉知道弟弟最听大姐的话,等会儿如果联合一起整弄自己,那是如何受得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想到这里当即停止叫喊。

  李碧雅虽说为人稳重,但情欲这事,不是说稳重就能克制的,情欲一起,就算是最有理性的女人也会原形毕露,这也是人们常说床上没贞妇的道理。李碧雅只是脸皮薄,并不是什么贞节女人,在弟弟肉欲的挑逗下,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听着二位姐姐宛如仙乐的呻吟,李智豪心神激荡。双手不仅不放松,反而更加有力的搓弄起来。

  阴道受刺激所引发的酸痒,能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李氏姐妹表情复杂,痛苦中又包含愉悦的快感,只见她们不停地扭动着洁白修长的大腿,借此舒缓体内的骚动。

  李碧雅娇脸酡红。虽说银牙紧咬,但粗重的喘息还是通过鼻孔,哼哼唔唔地透了出来。无法忍受的她忽然翘起半身,一头俯在弟弟胯间,张口将那粗壮的阴茎吮吸嘴里,舌头搅动地施展起自己的拿手绝活。

  李智豪的阴茎被大姐温柔的小嘴富有节奏的含弄着,那种强烈的快感令他颤栗。更要命的是,大姐软滑的舌头拚命地卷缠着他的茎柄,最后还用舌尖死死抵着肥壮的龟头,舔着上面的马眼。

  肉欲的快感将李智豪刺激得近乎神经错乱,狂热的他移动手指,从阴蒂上滑开,迅速插入大姐阴道之中,先是一根手指,扣动不了几下,感觉不够过瘾,于是两指并举齐插进去。

  李碧雅心神激荡,吐出粘满口水的阴茎,放荡地娇笑道:”坏小子,竟敢戏弄大姐?好,这就让你见识我的厉害。“说着将全身力度积聚胯间,把弟弟的两根手指紧锁阴道之中,令其丝毫动弹不得。

  李智豪看到姐姐的阴道竟有如此收缩有力,淫心欢喜,赞叹道:”才几天不见,大姐的技术就进步神速哪,厉害,厉害!“李碧钰看到弟弟夸奖大姐,心里很不舒服,酸酸地说:”擦鞋也不选好油,才几天功夫,那来的进步神速?就算是进步神速,你还没尝试过又怎知道厉害?

  你的肉麻恭维真令人恶心。“

  李智豪知道她在故意找茬儿,也就懒得理会。只见他重新抽弄起被锁在阴道的双指,力度一下比一下强。女人的阴道本来就柔弱异常,又怎经得起如此的搅动?还没弄上十来下,李碧雅便受痒不过,拚命地叫喊:”哎唷!傻瓜,你搅什么鬼,你想弄死大姐吗?停、停、停!你疯啦,还搅,还搅?啊,啊,大姐忍不住了,智豪你就放过我吧,大姐真的忍受不了啦!“李碧钰看到大姐满脸愉快的欢叫,不由得又馋又妒。

  李智豪见此,得意地问:”怎了,二姐你也痒吗?“李碧钰娇脸通红,嗔道:”傻瓜!难道你二姐不是女人?明知故问。“李智豪笑道:”这还不容易?“话音刚落,右手双指合并,猛地插入李碧钰阴道里搅动起来。

  李碧钰浑身颤抖,大声叫道:”啊,好舒服呀!“回喘过气的李碧雅,看着兴奋得三魂不见七魄不全的妹妹,微笑道:”这还不是便宜了你这臊蹄子?“

  ***    ***    ***    ***李智豪的阴茎被大姐重新含在嘴里,心中畅快。只见他的双手,一左一右地掏挖着姐姐们的阴道,感觉快活有如神仙。正自得意忘形,忽地一条又香又软的舌头伸进他的嘴里。原来,李碧钰让弟弟弄得情欲勃发,所以情不自禁的舌头索吻。李智豪大喜,用力吸着二姐软滑的香舌,一吞一吐地吮吸起来。

  李碧雅含住弟弟的龟头,洁齿轻咬,舌头还不时撩拔几下,那种快感让李智豪欲仙欲死,舒服得如同置身于云端天际。李碧雅加大了力度,樱桃般的小嘴,含着粗壮滚烫的阴茎不住吞纳套动,柔软香舌不时绕着龟头,上下来回的翻滚,纤细玉手则握住近乎没入的茎柄轻柔地抚摸着……面对大姐柔情似水,百般迷人的娇媚。李智豪如何抵挡得了?这种排山倒海般的欲浪冲击,令他的身心兴奋紧绷,他想:”大姐的嘴上功夫果真厉害,比起下面的盘丝骚洞丝毫也不逊色。“

  正和弟弟对吻的李碧钰,透过大姐粗重的喘息,知她的情欲已如箭在弦上,为了不让弟弟分心二用,于是主动吐出李智豪的舌头退出了”战场“。李智豪顿时感觉压力大减,抽空了身的他终于可以集中精力,先对付那如狼似虎的大姐。

  李碧雅吐出阴茎,缠身搂住弟弟,嘴对嘴舌绞舌地大肆吸吮,柔软丰满的身段如水蛇般不住地摩擦摆动。

  兴奋得两眼通红的李智豪,把大姐放置草坪中央,把她那双洁白如玉的美腿大字张开。香艳欲滴的美景顿时映入眼帘。

  那片神秘奇特的三角黑森林,因双腿的极度分开,毫无遮掩地坦露于天地之间。两片丰润的阴唇如同神奇的桃源洞门,半开半合,那欲掩还休的姿势娇羞无比,更象在召唤着有缘人深入其中,探究那份美妙的神秘和醉人的疯狂。轻扣两扇肉门,花蕾般的阴蒂红艳欲滴,傲然挺立在小阴唇和柔柔的茸毛之间,泛烁着诱人的光彩……

  李智豪抓住大姐一双玉腿,缓缓的两边分开。李碧雅的双腿几乎被弟弟压成”一“字,奇妙的桃源洞穴,在外力的迫压下终于掀去了神秘的面纱,洞门开大地显露其迷人的内涵。李智豪粗壮的阴茎有如一根烧红的铁棒,就连退避一旁的李碧钰,也着实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炙热。

  李智豪手握阴茎,对准大姐敞开的阴门猛然直插,只听”卜滋“一声,粗长的阴茎和着阴道的分泌淫液,整根没入盘丝洞中。李碧雅无法忍受这种要命的插入,顿时娇喘吁吁地呻吟起来。李智豪用力将阴茎往阴道里挤,同时尽情地揉搓着那对丰硕的乳房。置身于肉欲狂潮的李碧雅,娇躯如同一叶轻舟,风里来浪里去的颠簸摇摆。

  此时的李智豪有如脱缰野马,媾合姿势夸张惊人,只见他大开天阖地挥动着超长超强的阴茎,在那羊肠小径般狭窄的阴道里横冲直撞。正当李碧雅适应了这种撞击之际,李智豪的抽插速度骤然停顿,而是以圆润的龟头死死顶着阴道尽头的花蕊,运动腰胯,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圈磨起来。

  常言道女人交媾不粗只怕长,不怕插却怕磨。试想李智豪将近30公分的大棍又粗又硬,再来个又磨又顶,如此折腾谁人受得了?

  李智豪要命的技巧把李碧雅的心顶上了喉咙,那种最敏感神经梢未被磨擦的快感,令她情不自禁地颠狂起来。只见她下身死命向上顶,淫水从泛滥的下体不断汨汨流出,阴道开始痉挛,阴壁剧烈蠕动,并有规律地收缩挤压着身陷其中的阴茎,似要迫它吐出积蓄已久的能量。

  李智豪想不到大姐的反应如此激烈。大姐的激情让他无法抵挡,强烈的快感延着经络全身扩散,麻麻痒痒,说不出的畅快易人。这时,他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要用阴荃彻底的征服他的姐姐。

  抽插还在继续,动作激烈迅猛。李碧雅全身受制,唯一能做的是疯狂地筛动着屁股,以此抵御弟弟的征服,野蛮媾合产生的撞击声,汇合着姐弟欢悦的叫喊声响彻山谷。

  李智豪双眼喷射着炽热的欲火,口中语无论次的嗷嗷乱语。又是一番激烈的冲刺,他的身子忽变僵硬,超长的大阴茎一阵强烈抽缩,体内的精液如同火山爆发,瞬间填满了不断收缩的阴道。由于射出的精液太多,以至李碧雅的阴道无法全部吸收。浓稠的精液顺着阴茎的茎柄流溢出来。李智豪屁股急速抽动,身子颤颤如同射箭,把剩余精液全部射进大姐的子宫里。

  李碧雅被弟弟炽热的熔浆打懵,蕊心被烫,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一股热流突然从体内喷出,迅速与精液融合一处,极度的快乐令她的动作更加癫狂。

  双腿紧紧缠住弟弟的腰部,配合地耸动着身子,阴道一张一合,把阴茎吐出的精华尽量吸收进去,不让它们流溢浪费。射精后的李智豪,精神变得松弛,但他仍紧抱着大姐的身体,让开始变软的阴茎,继续浸泡在大姐的桃源深处,静静的休养生息。

  一旁观战的李碧钰,目睹了这一场惊天动地的阴阳媾合,早已心旌摇曳!阴道内的淫水更是涌涌泛滥。欲火焚身的她心痒难挠,恨不得舍身而上,拚个你死我活、图个彻底痛快。只见她象一只看到鱼儿的馋猫,一下子扑向弟弟,象男人一样骑在他的身上,将自已神秘毛盛的禁区顶着弟弟的屁股,一颠一颠的摇摆起来。

  李智豪从未见过二姐如此淫荡,一下子惊呆了。其实这也难怪,李碧钰目睹了刚才的疯狂媾合,引发了熊熊欲火,好不容易才等到让她发挥的机会,试问又怎能不尽情癫狂?

  李智豪突发奇想,想尝试一下”倒插杨柳“的滋味。只见他一个转身,掀翻背上的二姐,那根浸泡在大姐桃源洞中的阴茎,经过休养生息,再次强劲勃起,雄赳赳地屹立空中,犹如一条张牙舞爪、昂首欲飞的巨龙。李碧钰看呆了,水汪汪的丹凤眼透射着炙热的欲火,娇媚的脸上流露出强烈的需求,那是一种极道的渴望需求。

  在李智豪的指引下,迫不及待的李碧钰,翻身而起跨在弟弟身上,小巧白嫩的玉手握着滚烫的阴茎,对准自己那道淌着淫水的阴道,屁股下坠,用尽全力把巨蟒般的阴茎鲸吞进去,直至全根没入。那种一插到底的刺激令人一生难忘。她紧闭双眼,尽情亨受着那种飘然欲仙快感,良久才长嘘口气,嘤嘤地呻吟起来。

  紧接着一起一落,左摇右摆地舞弄起屁股来,随着摆幅难度的增大,人也变得渐进的狂热。

  李智豪感觉自己的阴茎被二姐喇叭一样的阴道,撞过来划过去的不停搅动。

  那种雌雄性器彻底接触产生的强烈刺激令李智豪的精关几近失守,他不敢再有丝毫的妄想妄动,随着色欲兴奋度的转淡,强烈的射精冲动最终被压制下去。

  这时的李碧钰头发凌乱,大汗淋漓。只见她晃腰摆臀,疯狂如同一头发情的母狮子,每一次的腾起落下,动作干脆利索。在那肉体接触的”啪啪“的媾合声中,李智豪忽然领悟到,女人长相外形可以不尽一样,但对性欲追求的疯狂却是天生相同的。

  李智豪和李碧钰的媾合姿势有如阴阳颠倒,龙凤错对。这招’倒插杨柳‘无疑把性交的主动权交给了女方。正因为如此,李智豪才可以静心欣赏二姐高朝时的淫态。他的感觉是舒畅的,他的阴茎以及神经丰富的龟头,被二姐的阴道磨来磨去不断地噬咬,产生的快感令他不能自持。不愿就此败下阵来的他,努力挺起屁股,迎战着越来越狂热的二姐。

  只见他以阴茎紧抵阴道的尽头,龟头就象木塞子般深嵌宫颈。李碧钰臀部肌肉急促抽搐,子宫在悸动中扩张,夺门而出的炽热阴精,随着臀肌的扩展收缩,象男人射精似的喷射不断……米汤似的阴精片刻间灌满李智豪的肚腹。李智豪用手拈了些阴液放进嘴里,味道淡淡,不咸不甜,却另有一番风味。

  李碧钰挺立的娇躯变得软弱无力,最终趴在弟弟身上,口中喃喃呓语:”智豪你好厉害,二姐快给你插死了,啊!不行,不行了。“话未说完,早已喘息不止。

  二姐的弱不经插反而激发起李智豪的野蛮兽性。只见他用力将身上的李碧钰掀翻,抓住她的双腿八字分开,随后抓起一把衣服胡乱塞在她的屁股下面,令她的阴道在衣服的堆垫下向上提升。

  正在一旁歇息的李碧雅,看到弟弟的鲁莽举动,吃惊道:”智豪你疯了,你这样乱搅,会把我们的衣服全弄皱的,皱巴巴的穿在身上,让我和你二姐如何见人?“

  李智豪正自兴起,如何能听得进去。李碧雅知道说服不了弟弟,唯有无奈地叹了口气,紧闭双目养起神来。刚才的媾合实在激烈,完全超出她体力可以承受的范围,一战下来,休息良久还有虚脱之感。

  李智豪战罢大姐再战二姐,精力依旧旺盛过人,此时的他可谓威风八面霸气十足,只见他两手紧抓二姐双乳,挺动胯间超长的阴茎,对准淫液尚未歇止的阴道准备再次插入。李碧钰吓得花容失色,哀求道:”智豪你就饶了二姐吧,你今天怎了?吃错药似的,精力竟然如此厉害,我实在受不了啦,你就先让二姐休息一下吧,再操会把二姐操死的。“

  李碧钰泄身后浑身乏力,举手投足都显得娇弱无力,她为人虽然泼辣,但精力并不怎强。刚才那一顿颠狂令她体力大量透支,虚脱程度相比大姐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李智豪还要对她实行肉体轰炸,试想要她如何承受得了?无奈之下只好出口求饶。

  李智豪眼里闪烁着兽性的炽热,听到李碧钰求饶,不但不心生怜悯,相反还倍觉兴奋,淫笑着道:”二姐身强力壮,如何会死?二姐别怕,我敢保证你死不了。“

  李碧钰暗自叫苦,就在这时,空虚的阴道忽被填满。随即而来的猛烈抽插令她的阴道自然锁紧,颤栗中产生的快感如同电流,猛烈撞击她的全身。她想抖擞精神迎接弟弟的进攻,无奈虚脱的身体提不起半丝劲来。又一股强烈快感如潮水般向她涌来,身不由已的她无力地呻吟着。

  李智豪看着娇喘无力的二姐,看着她弱不襟风的样子,内心替伏淫虐兽性有如摆脱枷锁似的爆发出来,豪情满怀的他沉浸在征服的自豪之中。近乎失去理性的他,双手掰开二姐的大腿,臀部肌肉紧绷,屁股一翘一翘,借助胯部冲击之力将粗大的阴茎彻底撞击着那道狭窄的谷间幽径。

  李碧钰被那翻江倒海般的抽插折磨得几乎垮掉,她虽然生性不羁,但毕竟只是一个芳龄不足双十的未婚少女,离真正生理成熟的人妻还有一段现实的距离。

  尚自稚嫩的她又怎经得起弟弟这天生淫种的刻意摧残?是已,还抽插不到百八十下,她已被弄得出气多入气少,至于呻吟求饶之声已是弱不可闻了。

  虽说李碧钰衰弱如此,然而,李智豪对她的淫虐却片刻不停。正常交媾已满足不了他的兽欲,只见他停止了抽插,让火烫的阴茎继续浸泡在淫水淋漓的阴道里。左手捏紧李碧钰的乳头,左摇摇、右晃晃,忽上忽下地拉扯着整只乳房,末了还张开大口,用牙齿死命咬着另一只空闲着的乳头。

  李碧钰难耐剧痛,有如受创的母狼,发出痛苦的哀嚎,同时四肢发狂地颠簸,希望减轻身体的痛楚。由于摇摆幅度太大,致令那根浸泡在阴道里的阴茎好几次险被滑出。李智豪当即放弃对乳房的虐待,转而双手紧抱二姐雪白的屁股,一鼓作气的抽插起来,直把李碧钰插得双眼翻白,气弱如丝才停止下来。

  在旁观战的李碧雅,经过一轮休息,体力已基本得到恢复。妹妹的惊叫令她吃惊,她想不到弟弟的精力竟会如此惊人。

  李智豪越战越勇,李碧钰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最后连呼吸也成了问题。李碧雅知道再这样下去,妹妹一定会被干得虚脱而死。她急忙拉开弟弟说:”够了智豪,你看不到小钰辛苦的样子吗?再这样干会搞出人命的。“李智豪看着奄奄一息的二姐,意犹未尽道:”只可惜我还未过足瘾,就此罢手,真令人扫兴!“

  ”你放开小钰,大姐来满足你就是。“

  李碧雅虽然浑身酸软,但看到妹妹辛苦的样子,最终还是咬咬牙,决定把她替换下来。

  李智豪满心欢喜,叫道:”大姐你还想要?“

  ”不是我想要,只是小钰体力不支,我不想她被你干死,所以才免为其难再受一次苦。“

  李智豪对大姐的娇嗔不以为许,嘻嘻笑道:”性爱是人世间最大乐事,大姐怎把它说成是受苦呢?“

  李碧雅不想再跟弟弟贫嘴,只见她双腿八字地躺在草坪上,双手搂紧弟弟后腰,让他整个人趴在自己身上,催促道:”大姐说不过你,也不求什么,只希望你把所有的精力一次性全给了大姐,别再折磨我们了好吗?你瞧小钰,她都快让你干成一个植物人了。“

  看着瘘蘼不振的二姐,李智豪内心充满征服的豪迈,只见他哈哈一笑,长而有力的手指摁着大姐的阴蒂,用力揉搓起来。

  李碧雅的阴道不断涌出滑腻的淫水,此时,她的桃源洞里早已洪水泛滥。李智豪不想浪费时间,急忙把阴茎插了进去。

  阴蒂是女人最敏感脆弱的部位,被揉搓产生的酸痒,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忍受的。李碧雅虽然不是处女,但也不是久阅人无数的淫妇,一个二十出头的妙龄少女,又怎能抵挡这种刻意的玩弄?生理的正常反应令她发出愉快的长吟。

  李智豪逐渐加大腰部的冲击力度,李碧雅在弟弟的胯下扭摇筛抖,尽情渲泄着近乎尖叫的呻吟。

  龟缩一旁喘息的李碧钰,从来不曾象今天这样的佩服弟弟,这种佩服是由衷的,是李智豪充沛的精力征服了她。经过休息,她那近乎枯竭的元气已经有所恢复。人虽累,但紧绷着的快感神经并没有因为失去阴茎磨擦而消失,尚处于高潮衰退期的她忍不住低声哼吟起来。

  李智豪听着二个姐姐声调各异,高低不同的呻吟声,感到说不出的舒服和悦耳。内心充满征服的自豪感。为了显示他一箭射双雕的能力,在大力抽插大姐阴道的同时,把躺睡一旁的二姐也拉了过来,二指成并,塞进她的阴道里,掏挖起来,动作粗鲁而狂热。

  李碧雅、李碧钰姐妹两人在弟弟的淫威下,颤抖着身体,嘴里发出风骚蚀骨的淫浪叫喊,连同李智豪放荡的笑声交集一起,编织成一首回荡山谷的淫乱交响曲。

  李智豪一皇战二后,丝毫不馁,反而越战越勇,直到最后两个姐姐都虚脱不支,这才三人相拥歇息。

 这场山顶会战,耗时将近三个小时,当三人穿戴整齐,离开草坪时己是日暮西山。
 ***    ***    ***    ***
【完】